扫一扫 加微信

QQ图片20191122120513.jpg


360截图20200225234359212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未命名_副本.jpg

专业论坛发帖推广_论坛软件发帖海发
作者:贴吧号批发购买自助平台           时间:2020-06-13 13:16:15

qq  1595810761






 20世纪60年代,后来被誉为“疫苗教父”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儿科学荣誉教授 Stanley Plotkin 当时是费城威斯塔研究所(Wistar Institute)的一位研究员,他正在对付一种可恶的病毒——风疹病毒。

  尽管被风疹病毒感染的儿童和成人一般只会发烧和皮疹,但被感染的孕妇可能会流产,或生出先天性畸形,即先天性风疹综合征的婴儿,这些婴儿日后患上自闭症、糖尿病和甲状腺功能障碍的危险也更高。直到现在,都没有针对风疹病毒的疗法,因此研制风疹疫苗在当时就成了燃眉之急。

  尽管病毒在适宜的宿主体内能横行霸道,可是它们在试验室里并不简单培育。而在试验室成功培育病毒,是研制疫苗的第一步。假如无法培育病毒,疫苗就不可能诞生。

  那个未出世的孩子,就在这个研究所里和数十亿生命发生交集。

  威斯塔研究所的另一位生物学家 Leonard Hayflick 把这个胎儿的肺部细胞带到费城,用它们制造了WI-38细胞株,也便是不断重复增殖的一批细胞。他发现,